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觀瀾 > 辦案故事 >正文

社會事務辦主任的“全倒”人生

——韶關南雄市江頭鎮社會事務辦原主任殷飛違紀違法案例剖析

來源:《黨風》雜志     日期:2019-03-27 17:44:02    

“我是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利用‘全倒戶’政策來搞錢。現在自己的人生也‘全倒’了,都是咎由自取啊!”

面對辦案人員,韶關南雄市江頭鎮社會事務辦原主任殷飛欲哭無淚。在長達6年的時間里,他將上級有關“全倒戶”的扶持政策當做自己的“搖錢樹”,最終自食惡果,受到黨紀國法的制裁。

1965年出生的殷飛,從1998年3月起任南雄市江頭鎮社會事務辦主任,從2010年9月至案發時,任南雄市江頭鎮社會事務辦主任兼民政辦主任。2018年3月8日,殷飛因涉嫌違紀違法,被南雄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殷飛于2008年至2014年間,在負責江頭鎮“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申報工作中,利用職務便利,騙取“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共計25.5萬元;在負責“全倒戶”申報工作中,收受了申報“全倒戶”農戶賄賂共計4.16萬元,涉嫌犯罪。2018年5月9日,殷飛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其涉嫌違法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信念“全倒” 貪欲迷心

人之初,性本善,殷飛的人生軌跡在一開始是非常直的。

自1989年以來,殷飛一直在江頭鎮政府工作,起初的他也像絕大多數基層黨員干部一樣,勤勤懇懇、規規矩矩地履職。直到2008年,在一次“誘惑”面前,他沒能守住黨規黨紀的底線。

自2008年起,南雄市每年均對因遭受自然災害房屋倒塌并在規定時間內重建家園的農戶給予“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該筆“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屬于救災金,在江頭鎮,該資金的發放一直由殷飛具體經辦。2008年1月,時任江頭鎮大漢村黨支部書記的張某在領到自己當年“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8000元的時候,以表示“感謝”為由,送給殷飛1000元,希望殷飛能夠及時為大漢村村民申報重建補助資金。一開始,殷飛推辭不收,張某就干脆把錢放下,隨后離開。逾越底線有時只在一閃念間,心里已經滋生貪欲的殷飛猶豫再三后,最終接受了這筆“感謝金”。

有過此次“收錢”的經歷之后,殷飛著實緊張了一段時間,用他的話說是“生怕出事,一連幾天坐立不安”。然而隨著時間推移,沒有出事,于是殷飛膽子漸漸大了起來。同時,他的心理也漸漸失衡:“每天奔波勞累,為別人爭取近萬元的利益,自己卻一點好處都沒有,實在不甘心啊!”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之后不久,江頭鎮大漢村村民張某奎在領取“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后,向殷飛“奉上”500元,殷飛欣然接受。自此以后,殷飛心中的廉潔之“堤”轟然潰決,貪欲一發不可收拾,慢慢走上了貪腐的不歸之路。

從2008年起,每年的“全倒戶”重建申報工作開展之時,殷飛都要從中“發一筆財”。起初,他在為符合“全倒戶”重建申報條件的農戶申報重建補助資金后,向農戶表示“自己出了不少力”,從而收受農戶的“感謝”。后來,嘗到“甜頭”的殷飛覺得這樣來錢太慢,開始伙同他人虛報重建家園項目資料,騙取“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從中漁利。在黨的十八大之后,殷飛依然不收斂、不收手,在貪欲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腦子里基本不考慮工作的事,總是在想怎樣才能‘搞點錢’…… ”

底線“全倒” “花樣”斂財

為了把更多的“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倒騰進自己腰包,殷飛可謂絞盡腦汁、機關算盡,用花樣繁多的“障眼法”瞞天過海,一次又一次地伸出貪婪之手,其所作所為完全喪失了一名黨員干部應有的紀法及道德底線。

對于符合“全倒戶”申報條件、已經申報重建補助資金的農戶,殷飛秉承“每一筆錢都不走空”的原則,先后收受張某元等20多戶的賄賂,每次受賄的金額多則5000元,少則500元。即使面對的是生活拮據、家有重病親人、孩子尚幼的困難群眾,殷飛仍然毫不客氣,雁過拔毛、來者不拒。

自己得了好處,也要讓親戚“沾沾光”。在2011年至2012年間,殷飛將其弟殷某清等7名親戚(南畝鎮人)偽造成江頭鎮人,并以他們的名義,虛報重建家園項目資料,騙取“全倒戶”補助資金共計6.7萬元,并進行瓜分。這些錢均被殷飛及其親戚們用于私人開銷。

為了“多套一點錢”,殷飛還“精心選擇”了一批所謂“關系好、靠得住”的村民,冒充“全倒戶”,以各種名義,反復多次虛報重建家園項目資料,先后10余次騙取“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后進行瓜分。如江頭村村民邱某源,在殷飛的“指導”下,前后用其母親、本人、妻姐的名義三次虛報重建家園項目資料,騙取“全倒戶”重建補助資金合計3.6萬元,殷飛從中分得1.8萬元。

更為惡劣的是,殷飛還利用重建補助資金的發放與部分農戶之間缺乏有效銜接的空檔,做起了“偷梁換柱”的勾當。2010年,他在明知吳某榮不符合領取“全倒戶”補助資金標準且吳某榮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好心”幫助吳某榮申請低保和殘疾人專職委員補貼為由,收集了其身份證復印件,隨后以吳某榮的名義辦理了新的銀行卡,再以吳某榮的名義虛報重建家園項目資料,成功獲得了0.9萬元重建補助資金,收入自己囊中。事后,南雄市民政局組織對申報了“全倒戶”重建住房項目的村民新房進行驗收時,殷飛帶著驗收小組成員前往其他人新建的住房處,用蒙混過關的方式通過了驗收。

人生“全倒” 悔不當初

積重難返,再難回頭。人生“全倒”,悔不當初。

“一開始,我還有僥幸心理,覺得組織查不出這么多事情,結果都被查出來了。我知道自己一定會被嚴肅處理,但還有一絲幻想,能不能保留公職?結果,我被‘雙開’了。下一步,就面臨著牢獄之災,我徹底絕望了。我知道自己罪有應得,但我真的后悔,當初為什么那么傻,因為20多萬,把自己的人生都斷送了……”

當南雄市紀委監委干部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處分決定送給殷飛時,他把頭深深地埋在桌子上,懊悔不已。

“奮斗三十年,結局一場空,我什么都沒有了。本來我還有幾年就退休了,我還一直計劃退休以后,帶著家人到全國各地去走一走看一看,現在看來,不行了。”

“我妻子有病,身體一直不好。她辛勞了半輩子,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可現在的我成了這個樣子,誰來照顧她呢?”

“女兒剛剛參加工作。她一直是我的驕傲,我一直教育她‘做人要堂堂正正,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拿’,可現在我該怎么面對她呢?”

“我被‘雙開’這件事,可不可以先不要對我的家人說?我怕他們受不了。”最后,殷飛向辦案人員提出了這樣的請求,“能瞞多久算多久吧”。

殷飛的言語之間,充滿了對家人的牽掛、對自己犯罪事實的懺悔。然而,世界上并沒有“后悔藥”,觸犯了黨紀國法,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2018年8月24日,殷飛被南雄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4年3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

主辦單位:中共廣東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東省監察委員會

合作單位:南方新聞網

粵ICP備10233762號

[email protected]

投稿郵箱

重庆幸运农场稳赢 2018年做什么小吃生意赚钱夜市 澳洲三分彩是不是真的 重庆时时彩国家不管吗 星际线上赌场网址 网络游戏王者传奇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2019年马会正版网站 口袋德州扑克真钱版 购买彩票双色球有什么技巧吗 极速时时手机软件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彩宝贝 怎么在家里赚钱 方法 七星彩规律表图表 福彩快三单双玩法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同尾走势